Feeds:
文章
迴響

各位朋友:

谭作人说,5·12遇难孩子,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孩子;如今,让我们说,谭作人的孩子,也是我们大家的孩子!请转发此稿,大家一起声援谭小蒙!

~艾曉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譚家有女初長成

艾曉明

譚作人一審判決,作人被關監五年。塵埃落定,我也要打道回府。臨行前,我跟王慶華說,我想見見孩子們,請她們吃頓飯。

慶華說,暢暢晚上還沒下班。小蒙不見你。

我說這年頭是不是見鬼了,一個背攝像機的人,社會地位落了好几十丈,青紅幫喊打喊殺,求見個孩子都這么難。我說,你再打電話,我不是為了小蒙出鏡,只是吃頓飯,過年了嘛。慶華打開手機,繼而轉述,小蒙說:哎呀,能不能不吃飯嘛。

第一次見到小蒙,是20095·12周 年祭前夕,作人已被拘留一個多月,這是我第一次去到譚作人的家。在此之前,我知道譚作人的父親是川大曆史系知名教授,后來我在網頁上看到,其父譚英華先 生,祖籍湖南,博古通今、學貫中西,是川大西方史學史研究的奠基者。而此前和作人聊天時,我只記得一件趣聞,譚先生的研究領域之一是民族關系,其《明代對 藏關系考》手稿如今流落在北京的舊貨市場潘家園。如今再查譚英華,不翻牆得名目三條,翻牆得108條,多數網頁顯示無法打開。此中天機天知道。

在川大校園一棟舊樓里,我進了作人的家——譚英華先生留下的三居室。為作人插刀的小白狗跑過來,狗背上少了一大片毛,針線刀疤曆曆在目。小蒙蝸居于一小間,埋頭電腦游戲。作人那間黑燈瞎火,窗上掛了布簾子。然而,一盞小小的節能燈,也足以讓我看清作人的清貧。

這 個清貧,怎么說呢?如果你知道當年的五七干校,作人那間書房,就跟五七干校差不多,一個破桌子,上面連接着書架,堆放着很多手稿,在每個架上,貼了几個標 簽“項目”、“策划”等。右手邊是一個近乎歪倒的沙發,豎着的部分是貓狗鷹爪拳的練武之地,放平了就是作人的臥榻。這屋子的家具,老實說,全部扔到外面草 地上,估計沒有人撿。慶華在自己的那間臥室點亮了燈,房間里響着個老式的破電視。作人家的其他角落我就不一一介紹了,你能想到五七干校的簡陋,那就再加個 亂字。作人就是在這里寫作思考,表達着他對四川成都的大愛大慟。我建議成都公檢法以及所有公務員考核增加一個環節,參觀顛覆國家罪犯譚作人居室。在這里, 你立即就能找到思想良心犯和竊國大盜的根本距離。

我 想再見小蒙,因為在紀錄片《公民調查》中,使用了對小蒙的釆訪;我想要謝謝她,還想告訴她觀眾的認同。我聽說張思之大律師看過,為孩子對爸爸的理解而感 動。但慶華說小蒙不喜歡,認為拍得太難看了。那是自然,拍誰的后腦勺也好不了。我在小蒙房間,原非執意釆訪,更不想迫使她面對鏡頭。一個不滿16歲的孩子,忽然間爸爸被一大堆警察抓走,這個顛倒的世界,孩子如何解釋?

1969年, 我在小蒙的年齡,我的父親,也是學校里的現行反革命。那年的革命委員會,不知從哪里學來一招,在一次批判會上,把我叫到現場。我父親坐在哪里低頭不語,周 圍人一個接一個批判他的過去。其中有一個問題讓我如坐針氈:那年你在國民黨軍隊,一炮炸死了多少人?晚上回到家里,我鼓足了勇氣走過去說:爸你就交代了 吧。我爸長嘆:該交代的都交代了,我不能瞎說,瞎說要負責任的啊。

2009年,四十年過去,九零后的譚小蒙,在電腦上敲擊游戲,屏幕上,一群驃騎兵策馬奔突,那是譚作人被捕時的情形。她目睹警察進門、抄家、把作人帶走。在電腦前她給媽媽報信,慶華說:你把門打開(可以聽見那邊抄家的聲音),告訴他們,你們要把我爸帶走,一定要告訴我媽。

九零后的譚小蒙,在爸爸身邊生活不到16年。從1993年到2009年, 這些年,譚作人做過政府策划、當過成都市“十佳市民”,也買過破車掙過錢。熟悉譚作人的都知道,他要去發財,絕對不是沒那個本事,只是心不在焉。正如王慶 華所說:二十多年了,譚作人對國家的大忠遠遠多于對小家的小孝。他數次哀嘆:太對不起家人了!我勸慰他:自古忠孝難兩全,大忠即為大孝。

在王慶華的文章里,我看到小蒙給爸爸的信:

爸:五月十五快到了,提前祝你生日快樂,并給你講一個兒時聽過的童話故事。在一個國家,有一個國王和三個公主。一天國王問三個公主:你們有多愛我?大公主說:我象愛蜜糖一樣愛您。二公主說:我象愛花朵一樣愛您。國王聽后十分滿意。問到三公主時,三公主說:我象愛鹽一樣愛您。國 王一聽勃然大怒,立刻下令將三公主關進牢房。故事講到這里,我不禁一陣悲哀。不知三公主被她最愛的父親關進牢里,心中是怎樣的悽涼?明明如此愛着父親,只 是愛的方式不同,不象其他公主那樣甜言蜜語,就被下了大牢。三公主何罪之有?其實這個故事有個相當好的結局。一個鄰國的國王聽說了此事,便向三公主的父親 發出邀請參加一個盛典,

席 間很多佳肴。一嘗,味如嚼蠟。這時有人告訴他:菜里都沒有放鹽!國王恍然大悟,原來渺小的鹽不甜不香,卻是最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國王馬上回宮下令釋放三公 主。從此以后,三公主得到國王最多的寵愛。這是有名的童話《鹽之公主》。故事有個好結局,但現實生活中的結局令人嘆息。國王能良心發現嗎?悲哀!你的家人 和朋友、貓貓狗狗、花花草草依舊思念你,願大家的關心能如清風,在炎夏給你帶來一絲清涼。你的女兒。

記得在王康先生的文章里有曰:四川是中國的鹽;小蒙的信讓我想到:作人是四川的鹽。而在五十五歲生日的第二天,作人在溫江看守所寫下這樣的回復:

我的女兒:此間規則為逢十發信,但我等不及了。面對你送上的生日禮物—-一封充滿大愛的家信和100元錢,我失眠了。我無數次披衣而起,仰望鐵條分割的夜,想念同城異地的你!此刻的我,再一次明白了一個道理:有的,其實很遠;有的,實在太近!我們分別已經50天整,但我卻時時在在地感覺到,我每一天都能看見你……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價值,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命運。我們這一代人,是集體主義的產物。這是宿命也是一種使命—-因為集體。有集體的或者公共的價值需要傳遞下去。有人選擇了這件工作,使命就可能成為史命—-一 種曆史的創造和命定。這并不等于說個體的價值不重要。在二元乃至多元的文明中,集體和個體各自存在,相安無事,共生共存。在我為人人向人人為我的轉型期 中,需要兩個以上的聲音。當三公主的鹽成為稀缺資源的時候,我們這一代人,應該有人慚愧。因此,三公主選擇了看見和說出,他不會感到委屈,請你放心。心, 就是為了給予,伴隨着一滴眼淚(泰戈爾)。這支歌曲,是大家的。這滴眼淚,是自己的—-或者說,是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共有的。我可以毫無愧色地說:我對得起這個社會。但我對不起你們—-我最親最愛的人。你們,就是我的眼淚。……想念你的爸爸。

月明星稀,我們在冷颼颼的校園里漫走,慶華說,29日清晨她從夢中驚醒,夢見譚作人回家了,直接開門而進。她驚呼,作人你怎么不拿鑰匙?醒來就想糟了,夢都是反的。

我就是這樣,再一次來到作人的家,我說,我不要做釆訪,也不需要拍攝,我只是想看看孩子。我理解慶華所說,16歲的孩子,最不喜和大人相處,躲還躲不贏,也不要吃飯。我16歲時,比她還要煩大人。但我們依然在寒風中走了很遠,走進這棟小樓,這個讓作人魂牽夢繞的屋子。小蒙出來叫阿姨好,我罵慶華造謠可恥,誰說小蒙不見我。

和我上次來時相比,屋里點上了明亮的節能燈,堂堂地照耀着聊聊可數的舊家具。書架上的稿紙,一摞摞都已褪色。也真是奇了怪了,這么多項目策划警察都不要,在人家電腦里挖了封電子郵件,判他個五年監禁。更何況,電腦還是從房間里偷出去的!

慶華拿東西給我看,打開的衣櫃,所有的衣物折疊得整整齊齊;而且,慶華強調說:折了兩遍。第一遍是作人走后,全部洗淨疊好。第二遍是樓上漏水,全部重洗、重疊。就在一天之前,不是有風傳作人判二緩三嗎?還有人准備放鞭炮呢。

慶 華給我看的東西,我再次建議將來的中國曆史博物館予以珍藏(上一次我建議收藏的是映秀小學生馬馮艷的作文)。慶華說,六十大慶,有傳說上千人將在天府廣場 打醬油,戴口罩,穿件作人衣。這個謠言把警察害苦了,滿城尋找白衣裳。我眼前出現了電腦游戲中的場景,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其實那日天府廣場歲月靜 好,也沒有車逆行。倒是一位叫大爺的人絞盡腦汁,找出來十件衣裳,成全了警察壯舉。

這 一天四川大學校園里花紅草綠,歡樂祥和。誰也沒有想到的是,豆蔻年華的譚小蒙,自己決定要打一趟醬油了。小蒙把老媽打包裹緊的衣裳拿出來,那是從一個爺們 身上扒下來的,后面簽着他的惡名;歪歪倒倒的,看來文化不高,連個名字也不會寫。反過來,衣裳正面是一張單純的臉,一雙干淨的眼睛凝視着路人。

小 蒙在這衣裳上面加上一行字:中國的心,心是畫的,里面還有個笑臉。又在右側豎着寫上:他有何罪,后面畫了三個問號。在右邊最上角,還畫了一個小小的十字。 小蒙接着寫下四個擲地有聲的字:還他自由。畫成,把這件二百多斤高頭大馬穿過的衫子套過了頭,施施然、翩翩婷婷,在校園里招搖過市。

總人口一千多萬的成都,就這樣出現了傳言中的白衣示威者。王慶華接到片警好几個電話,只是不明白何罪之有,她穿的衣裳上是她爸爸,侵犯了誰的肖像權嗎?

在那篇寫于86日譚作人一審開庭前的文章里,慶華說:直至今日我仍然堅信,他那么愛的國家無論如何不會判他顛覆之罪!慶華的信仰落了空,連小蒙的小朋友也不如。四十年前,我爸爸當反革命時,我經曆了實實在在的唾棄;而小蒙的朋友們卻在喊:譚爸爸,加油!

開 庭時,小蒙被攔截在庭外,這次判決,小蒙依然沒有見到譚作人。當警察排成人牆推走律師和釆訪者時,小蒙在母親身邊,高高舉起了手機,她拍下了這曆史性的一 幕。一位警官婉言相勸:妹妹,不要拍。小蒙說,我要拍,我就要拍。慶華說,你們判她爸爸坐牢五年,她為什么不能拍。律師說,你們是刑警、交警還是法警,這 里沒有治安案件、沒有交通事故也不屬于法庭。慶華還說:脫了衣服你們跟我們是一樣的。一位警官居然應道:我們是一樣的。

不,不一樣。法庭內外、大牆之下,譚作人和親人咫尺天涯。他能見到的只有律師,而律師再也無法錄像,作人也不能托他們帶封家信。他的手現在被銬在會見室的鐵椅子上了,律師給我們學他偏着腦袋湊到手上抽煙的模樣,嘴里川腔說溝日滴判得太重了。

五年后,作人是六十歲,小蒙是二十一歲的少女。這是怎樣的五年呢?也許應該用土匪冉家的狗(它叫狄更斯)來說明: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這是愚蠢的時代;這是信仰的時期,這是懷疑的時期;這是光明的季節,這是黑暗的季節;這是希望之春,這是失望之冬;人們面前有着各樣事物,人們面前一無所有;人們正在直登天堂;人們正在直下地獄。

慶華將帶孩子去外婆家過年,作人在鐵窗內等待或者不等待二審宣判。斗轉星移,世界在九零后、零零后手中。我們注定灰飛煙滅,他們勢必如日中天;竊聽或風暴,遭遇青春之猛烈,可堪匹敵?我為五年之始的譚小蒙留影,等待作人出獄

更多與譚作人案相關訊息:
我們的娃娃
http://womendewawa.blogspot.com/

內地維權人士譚作人昨日被裁定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成立,判囚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法院是以譚作人的六四文章而定罪,然而導火線則是譚作人揭露四川地 震豆 腐渣工程,指明有關工程對學生造成的嚴重傷亡。去年2月,譚起草《5.12學生檔案》,呼籲進行深入的死難學生的公民調查。譚作人妻子王慶華及律師浦志強 表明上訴。

明明譚作人被拘捕、檢控是因為他調查四川地震中豆腐渣工程受難者及其父母的資訊, 現在宣判竟因為他去北京抄過天安門廣場上一段小文字!

由此可見,中國政府當局最不想別人記起其貪腐所造成的人禍,

我們呼籲大家, 在你的社群當中, 自組放映會, 不論是同學、教會、街坊、家庭、工友都好, 繼續傳播關於譚作人和他為其犧牲五年自由的一個公民調查的真相。

想約放映會的朋友, 請發電郵:  v_artivist@yahoo.com.hk

詳情請參閱我們的娃娃網誌 – http://womendewawa.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_5524.html

第七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延伸

我們的娃娃 – 作人專場

+++++++++++++++++++++++++++++++++++

痛苦的公開,是為了透過分享感受和經驗,令自己和他人的痛苦消除,而不是為了純粹的展示;痛苦的觀看,是為了透過身同感受對別人所受之不義和壓迫,而對自己和他人的關聯進行反省,讓改變的勇氣和行動得到鼓勵,而不是為了看熱鬧和增加個人閱歷。1

因我們的娃娃的影像帶給我們的感動,及至艾曉明老師被公權力勸阻來港參與放映活動2而帶給我們的憤慨,我們在思索中尋找並發現,譚作人先生因履行公民責任、發掘並說出四川(汶川)大地震真相,而被控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並已被判罪成,由今年二月開始被監禁至今,正等候判刑。

「今 天,如果你們判我無罪,我將為此而歡呼——不是為了我個人,而是為了法律的尊嚴和司法獨立得以保全,沒有成為行政意志的犧牲品。如果判我有罪,我將服法而 不認罪。這個判例,將會成為法治政府和政治社會的識別標誌之一。對法治政府,我尊敬;對政治集團社會,我唾棄。如果要我坐牢,我將為此而感到自豪——為家 鄉人民坐牢,是一種少有的榮耀,我將此視為我對家鄉的回報。」3

另外亦得知艾老師已完成了就此事件的新作,我們的娃娃續集 – 《公民調查》4。我們深覺作為願意身體力行、互相扶持、抱守公義的公民,我們必須行動起來。就發生在譚作人先生、艾曉明老師、以至四川無辜蒙難的娃娃們及其親友們身上的種種不公義,表達我們的支援及發出我們的怒吼。

因此,我們特意安排一系列的放影活動,每場同時放影《我們的娃娃》及《公民調查》兩片。更希望可以此匯聚各方的關注及進而凝聚共識落實進一步跟進行動。

放影日程:

2010年1月3日(星期日)晚上七時三十分 – 自治八樓天台

2010年1月7日(星期四)晚上七時三十分 – 理工大學BC201室 (本場只放映公民調查)

2010年1月17日(星期日)晚上七時三十分 – 活化廳

2010年1月23日(星期六)晚上七時三十分 – 香港獨立媒體

2010年1月30日(星期六)晚上七時三十分 – 香港獨立媒體

2010年2月6日(星期六)晚上七時三十分 – 活化廳

2010年2月7日(星期日)晚上七時三十分 – 自治八樓天台  (本場只放映公民調查)

場地地址:

自治八樓 – 九龍太子彌敦道739號金輪大廈

活化廳 – 九龍油麻地上海街404號地下

香港獨立媒體 – 香港灣仔軒尼斯道365號9樓

1節錄自第七屆社會運動電影節序言 – http://www.smrc8a.org/smff2009/main.htm

2詳情請參閱第七屆社會運動電影節的抗議中國政府禁止學者出境放映紀錄片聲明 – http://www.smrc8a.org/smff2009/main.htm

3節錄自譚作人先生的被禁制的最後陳述 –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lw&Path=2199067092/47lw.cfm

4詳情請參閱我們的娃娃網誌 – http://womendewawa.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_5524.html

[天國的娃娃]–延伸閱讀

「我對得起社會,對得起我的家鄉,對不起我的家人。」
全文字字鏗鏘,句句有力。
我們明白嗎?掌握嗎?會有這種想像嗎?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lw&Path=2199067092/47lw.cfm

譚作人被禁制的最後陳述 .譚作人

全部照片:http://www.flickr.com/photos/12616153@N08/sets/72157622706425064/

IMG_1319

IMG_1333

藍屋門外公共空間,正呀

IMG_1352

IMG_1357

在嘉咸街露天市集內市建局門口放映舊區短片, 爽!

 

2009 第七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延伸活動

新聞撈飯,基層無餸
-商業傳媒如何邊緣化基層?

日期:6/11/2009 (五)
時間:晚上7:30
地點:香港獨立媒體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字樓
免費入座, 歡迎捐獻
講者:
杜耀明(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
朱凱迪(香港獨立媒體編輯、民間記者)

「好 多人會話,大眾傳媒,是客觀中立,只要是傳媒出的報導,大家都會基本上信任,更是很多人每日由吃到拉都必備的良伴,也是親朋戚友之間茶餘飯後的話題。然 而,有關基層市民的新聞,除了「慘!慘!慘!」和「衰!衰!衰!」之外,還有無其他可能性呢?為何有錢人的爭產、外遇都可以佔好多日頭版,而好多關於基層 市民的新聞,就總會在港聞版的後半部一個小小角落呢?商業形態的運作,對傳媒如何選擇消息與報導的角度,是否有影響呢?」